全部

厉彦林“赤脚走在田野上”

来源:齐鲁网

作者:王万森

2018-07-04 11:23:07

地气

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厉彦林的散文集《地气》,乍一读,未免觉得有点“土气”“不响亮”;是细细咂摸就会“拍案叫绝”:好一个“地气”!恰好概括了他的散文的灵气。

“自序”里有一节文字交代:“今年清明节我回到故乡沂蒙山区那个小山村时,正赶上乡亲们赶着牛、扛着农具下地耕种。我陪老父亲来到自家菜园地,脱掉皮鞋,双脚插进故乡松软潮湿的土地时,一股凉爽的气息瞬间传遍全身,身心被地气抚摸、浸润和包围,顿感缕缕慈爱与温暖,神清气爽。过去听说,长久躺在病床上的老人,需要下床走走,接接地气,炒盘第一刀韭菜,喝碗新剜的野菜熬的粥,人就气血畅通,就接上地气了。”

“赤脚散文”的两个意象:“赤脚”和“布鞋”

“赤脚”是厉彦林散文的第一个意象。他是写实的:“每次下地,必须先把鞋脱了。爷爷说,地是通人性的,不能用鞋踏的。如果踏了,地就喘不动气了,庄稼也就不爱长了。”

这样的写实,写我跟着爷爷“赤脚走在田野上”,不只是辛苦劳作,还有田野嬉戏:“休息时,我爷爷撅着一把山羊胡,吸着那根很长的旱烟袋,微闭着双眼,好像喝了二两二锅头酒,是那么的惬意和陶醉。我有时悄悄走上前拽拽爷爷的胡须,爷爷笑着打我一巴掌,竟是那么亲切。我高兴极了,干脆躺在地上,或者打上几个滚,与土地亲如一家,柔柔的,暖暖的……”

赤脚与土地,祖孙两代人,这是一幅乡野的画面,这是赤脚走在田野上的老少两代人至亲的亲情。土地是“命根子”。结尾处就那么一句抒情:“我盼望赤脚走在田野上,寻找回亲近土地的感觉。”

言已尽,意未尽。好在前边有一句理在其中情在其中的文字:“土地是富有灵性和感情的,也是很有性格和脾气的。”

于是,我们又感悟田野土地的亲情,感悟着“我爷爷”的“赤脚”的深意和深情。厉彦林用“赤脚”把一腔乡情融于土地,笔下的文字化为链接昔日和今天的彩虹,勾连省城和偏僻山村的纽带,走进无论是农村的还是城市的人们的心里,像是春雨洒在馥郁的大地上,人们同作者一道被陶醉了;陶醉的不仅有与作者有差不多经历的中年人,还有奔走在人生旅途的青年人,更有中小学的莘莘学子;他的亲情,他的感受,他的语言,普普通通又含着人生滋味和泥土芳香,于是,有了共鸣,有了愉悦,有了感动,有了品味,有了甜蜜且苦涩的泪水。

乍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在矫情发酵的商业文化里却有着如此的实话实说者大获成功;在煽情的文学丛林里,却有这等不露声色的人生画面大放异彩。这是为什么?

答案就是“接地气”。

这是一个时代的话题。不同时代唱不同的歌,或者领唱,或者回应,高亢也罢低吟也罢,文学创作总要汇入时代的合唱。当年杨朔等人的散文经历过时代的选择,烙印了时代的印记。不能否认,那是影响了不止一代人的散文,包括语言和散文体式以及内在的思维脉络。

现在有人一味地否认杨朔散文的风格特征,这不是科学的客观态度。杨朔的散文自有特点,在那个文学时代,出现了多彩的想象和表达,让热爱文学的人们为之一振,这是时代的一抹色彩。遗憾似乎也是来自时代的误解,普通人非要拔高,不高大不足以报答时代;语言的浮华尽管曾经雪中送炭,可是一旦投入虚高便也失去文学语言的审美魅力。还有那程式化的开头和结尾,不难寻觅那个时代的思维方式的套路。

厉彦林的散文也带有时代的鲜明印记。

尽管厉彦林是读着杨朔的散文念书上学和登上讲台的,尽管有了杨朔的限制所带来的反思,但是,厉彦林的散文及其未来走向,都与杨朔存在不解之缘。他们作品中的人物的来龙去脉具有可比性。

厉彦林的“我爷爷”与杨朔笔下的“老泰山”,都是农村的老人(农民,渔民),一样的背景,一样的来路,可是走向大不相同,“老泰山”走进“火红的霞光里”去了,“我爷爷”始终在土地上,生老病死,即使到城里也还是见到土地就神采焕发,土地是他的精气神儿。

“他”就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赤脚农民”,可也仅此而已,没有花环,没有光圈,甚至没有革命老区农民理所当然应该获得的政治荣耀,更不要说文学作品里的想象和联想那样的“走进霞光”。

两位作家的散文笔法也具有可比性。厉彦林的散文一直都在写实,如实地写,生活是怎样的就怎样来写。是否可以说,杨朔的文学时代语言是夸张的,文学的思维也是夸张的;厉彦林的散文看上去朴素到像是生活的临摹,他就是在剪裁上,在选题上做足了文学的功夫,语言是地道的散文语言,浸透了文学的生命力。

两者在文学史上的走势大相径庭。杨朔那种夸张,那种洋洋洒洒,倒是隐含了散文的危机。厉彦林没有文学命运的危机,倒是大器成于中年,文学散文赋予他诗意和青春,这是时代的恩赐,每个时代都有它的文学需求,厉彦林散文是当下“寻梦”时代的需要;文学有生命力,有魂灵,厉彦林散文的灵魂就是沂蒙精神。

沂蒙精神是复合文化,有革命战争的文化冶炼,有现代化的影响和机遇,有古代文化和民间文化的传承。

当年,沂蒙老百姓用小推车迎来新中国的旭日,现在沂蒙文学理所当然地用诗意和想象重铸沂蒙精神;沂蒙精神锻冶了文学精灵,文学又用自己的诗篇回报沂蒙精神。

厉彦林赤脚走在沂蒙的田野上,“感觉自己就是一株根须紧抓大地的庄稼”。“大地”是他散文的根本。

厉彦林是文学的,“赤脚” 是他散文的出发地,这便是“地气”的深层意蕴。这是厉彦林散文的第二意象。他的《布鞋》写对于老母的泣血深情。“赤脚”和“布鞋”两个意象都在足下,与“地气”关联。

每一个人都穿鞋,每个人脚上的鞋都有一个故事。厉彦林的鞋是普普通通的布鞋,甚至有些寒酸;然而又是包含时代的和亲人的深情,那样的出神入化:布鞋的样子并不陌生,然而,从麻线到袼褙,从鞋样到一针一线,尤其是老母亲手上的褶皱和点点血迹,慈爱的笑容,晨光里母亲的嘱托。

没有大话说教,没有革命言辞,却渗透着一种硬朗的精神,一脉沂蒙人一辈一辈传承的目光。由脚上的布鞋到母子情深再到对于时代的慨叹,扬起的是沂蒙山水和时间的风帆。

赤脚、布鞋,是沂蒙一代的生存状态。曾经贫穷,曾经苦寒,然而,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的沂蒙人,正在由“赤脚”“布鞋”走向现代,他们把“九间棚”甩在身后,一代强大的沂蒙人成长起来了。这样的道理,是由“赤脚”和“布鞋”氤氲而生,是画外音,是文学审美的美妙。

审美的魔力更在情感的传递:爷爷的“赤脚”经,妈妈的“布鞋”情,每个字都渗透着人生的滋味,写的人和读的人一起流泪——这是泣血的文字。用写实手法抓取生活的一个“点”(煎饼、地瓜、炊烟、电影、石磨;春燕、腊梅花、狗尾巴草、荷塘;家训、父爱、爱情、婚姻),赋予历史的和时代的生活记忆,注入特定的感怀和寄托。应该说,这是新时代散文的审美特性。

“赤脚”和“布鞋”两个意象相互勾连,相互融通,共存于“赤脚散文”的共同体。不妨把“赤脚散文”视为厉彦林创造的散文文体,是他艺术积累的结晶。但是,一旦归结为文体,就容易固化,甚至封闭,走向模式化,这是万万要不得的。

怎样持之以恒地发挥文体探索的创造性,就从破除文体的模式化做起,走向文体开放和创新,勇毅地担当散文创新的使命,走向生活,走进人民心里,不固化,不封闭,不间断地锤炼和积累,放开视野,思维创新,让散文文体常写常新,审美魅力永不凋谢。

无论“赤脚”还是“布鞋”都亲吻土地,与土地为伴。这里面的意蕴倾注了作者对于土地的深情,这正是厉彦林散文最核心的理念和情怀。厉彦林散文以人民性彰显新时代散文的特征。散文里的沂蒙情怀是个人性的,可是又是属于沂蒙人民的:蒙山升腾着沂蒙人民的苦难记忆和走向现代的骄傲,沂水翻卷着亲人的挚情和家乡人热爱故土的自豪。正是在文学的诗歌和散文里,厉彦林把自己的沂蒙情和乡亲们的恋土怀乡糅为一体,他要表达的不仅仅是一己之情,而是沂蒙的人民情怀,是中华儿女的历史记忆和时代豪情。

厉彦林散文的素材来自乡村,是那样寻常,又那么牵肠挂肚。写人的有“我爷爷”“仰望弯腰驼背的娘”“回家吃顿娘做的饭”“娘的白发”“父爱”;写物的有“旱烟袋”“布鞋”“煤油灯”;写景的有“春燕归来”“萤火虫”“听春”“品春”“享受春雨”“乡间秋雨”“过冬的树”“故乡弯弯的小河”“清淡的槐花香”;写吃食的有“煎饼”“地瓜”“乡下‘土鸡’”“炊烟袅袅”;写节庆的有 “清明祭”“盛世春节”“回家过年”“虔诚跪拜”……无论怎样按选材分类,始终贯穿着真情实意。

我以为,散文贵短、贵真,像厉彦林这样一文一题,真情实意,虽有琐碎之嫌,但却真情感人,往往是滔滔世情中最珍贵的记忆,最有价值的情怀。

赤脚—土地—农民—家乡,“赤脚”是散文抒情的起点,也是乡土挚情的艺术聚焦,由“赤脚”写人生,写真情,写“挂”在山脚的土地,实实在在,但又不是照相式的留影,而是将审美的情愫糅入人物和景物之中。于是,越是“土”腥味儿,越能寄寓深情;越是真实的,就越是审美的。

“赤脚”是厉彦林散文的艺术追求:自然、素朴。自然里见真情,素朴中怀抱历史,更显出沂蒙人的一腔热血和赤诚胸襟。“赤脚走在田野上”,厉彦林“点土成金”,将“地气”凝聚为艺术散文的出发地。

文学把乡情注入土地,滋润着现实,用文学情怀拥抱故乡的山山水水,让故乡的乍看上去粗粝的生活转化为一帧美丽画面、一首柔情颂歌、一纸遐思悠长的诗行。

贫瘠的寒冷的缺衣少食的日子,在厉彦林的散文里转化为厚实的温馨的脉脉含情的乡情。读这些心血凝成的文字,会感动得潸然泪下 ,能够把唤起的真情转化为良知深深扎根在心里,沉浸在乡情和亲情之中。

乡土在沂蒙,乡情在内心,审美不是生活的和艺术的两幅图画的简单叠合,审美是创造性思维,用想象和联想,用诗意和意象重新糅合,创造出来自生活又美于生活的文学作品。厉彦林用独特的才情点染“赤脚散文”“布鞋意象”,使之绽放出瑰丽的散文艺术之花。

“赤脚散文”走天下

由生活现实转化为艺术,转化的实现凭借的是文学的审美化。

生活现实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变,散文写作的审美追求必定转化为现代艺术观,既有拥抱历史的胸怀,品味生活的喜悦,又有两个百年的展望。明明是沂蒙山区偏僻的山村,“故乡虽然土地瘠薄,却是一片知痛知热的土地”,“那熟悉和气的乡音,那慈善亲切的笑容,会把你带回一种原始且真诚的记忆中去。那情,那义,那难以言明的惦念与关爱,就像一坛陈年老酒,没喝就醉了”。

现实里少不了凄风苦雨,可在文学里,乡情真真切切地化作“春天住在我的村庄”。“血浓于水”是对亲情的形容,应该也包括故乡亲情。

咏唱《沂蒙山小调》的地方,谱写《沂蒙九章》的所在,春风春雨荡涤着人的心头,诗情画意蕴蓄在唯美的文字里。你看,原本是“我的故乡坐落在古老的沂蒙山区东部,村庄四周的驼背山、鸡鸣山、柴虎山,自然排成弧形扇面,像三双呵护的大手。”

可是,厉彦林却形神毕肖地画出一幅水墨画:“我的老家在沂蒙山莒南县的最东北部,是一个挂在岭坡上的小山村。”这幅水墨画的点睛之笔就是一个“挂”字,写散文的诗意之笔就是传神。

抽象的时间,在厉彦林笔下也栩栩如生:“时光在父亲的驼背上、母亲的缕缕白发里渐渐苍老,年轻一代伴随老去的时光拔节长高,最后是日渐年迈的父母目送大家走出村庄。”土地—乡情,两个层面的相融、提升、超越,审美的建构由想象、意象、话语进行艺术观照。

“赤脚散文”不会滞留在乡村。厉彦林的乡情散文擅长写关切和牵挂,表达走入城市的现代人乡情的记忆,演绎亲人的牵挂。可是,乡情不是只供今天消费的,它是感情的故乡,又是思索的源头。

厉彦林运用现代文明观照乡情,一方面赋予散文现代文明的理念和改革开放的思维,一方面坚持对于故乡的一往情深和忠诚敬畏。厉彦林直言不讳地倡明“我是一个怀乡症患者”,“故乡的土地是我生命的摇篮,这片土地给了我清苦却幸福美好的童年,磨砺了我质朴与善良的品格,给了我跪拜土地充足而合情合理的理由”。

即使成长为生活在城市的现代人,仍然不忘初心,不忘土地亲情,追寻城市的土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土地,是知痛知热的故乡。逢年过节,触景生情,随时随地想着她、念着她。可以说,骨头上刻着她,心无时不咬着她”。

厉彦林对于土地真情抒发,用了一个“咬”字,标志他的“赤脚散文”恋乡的极致,对于至亲至爱的情感才这样刻骨铭心。所以,他自称“我是一个怀乡症患者”,这一“咬”,内在的和话语文字的感人力量均在情理之中,没有丝毫矫情。

在杨朔的《雪浪花》里也曾用过“咬”字,那是老泰山与游海边的女孩儿关于海边奇形怪状的礁石的对话,女孩问礁石何以变成这副怪模样?老泰山答是浪花咬的。有道是此处有情、有哲理:“里边又含着多么深的人情世故”。

其实,往深里揣磨,不难发现文字的矫情。厉彦林用了同样的一个“咬”字:“心无时不咬着她”,却是写实情,顺其自然。每位怀乡者都能意会的乡情表达,怀乡恋乡而至于“咬”乡,乡情的痴迷难以言表。

可见,走出故乡的土地,“赤脚散文”却不必改弦更张另起炉灶,依然坚守“土地的色调、品质与味道”,地位和角度可能变化,但是,不变的是一颗平常心。“站在城市制高点,现代化的都市如同传统的村庄,片片摩天大楼如同小小的积木块,高大的门楼和华丽的殿堂已经看不见影。人们大都喜欢登高望远,很少潜心观察身边的美景……卑微者自有他的伟大,平凡者也自有他的高度、他的惊人之处,也同样令人敬畏。”

这是从故乡风雨中走来的现代人的感慨,这是一位懂得土地的城市人对于传统和平凡的敬畏。真情实意和艺术思维是自始至终贯穿“赤脚散文”的线索,并由此走出沂蒙山乡,走向城市,走向生活的每个角落。

概言之,散文写作需要真情实意,需要审美高雅,更需要精神的境界。

在厉彦林这里,境界来自故乡的土地,是土地的厚度和万丈高楼平地起的高度,无际涯的历史深度和无尽的生命活力。“赤脚散文”不仅呼应时代和体现沂蒙乡情,同时也造就了对于文学的一往情深和对于散文创作的才情。

“赤脚散文”不是“土味散文”,而是现代的散文,恰恰是复兴民族文化梦的写照。正是在城市病初显、商业文化汹涌滔滔之际,伴随现代物质文明的发展进程,精神生活产生不平衡,浮华的世态缺了古朴和传承。

呼唤沂蒙,呼唤乡情,成为现代文化的文学需求。“赤脚散文”应运而生,是创作者现代意识的结晶。

一文一题,专情简议,厉彦林的散文“赤脚”而潇洒,凭着对于土地的真切感受,融合热血流淌的文字,是往心里“走”的散文。

“赤脚散文”的走向

读厉彦林散文,脑际浮现出文学写作者常说的一句话:“通过为自己创造一种想象性经验或想象性活动以表现自己的情感,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艺术。”厉彦林散文写作靠的是真情实感,出现在散文中的情感是想象性的经验和想象性的活动,所以他的散文具有艺术的力量和特色,这种力量感人至深,这种特色美轮美奂,别致而通人情、贴人心。

有意思的是,《赤脚走在田野上》“代序”的作者邢婷曾经提起:“有人问厉彦林,‘会不会写够了、没得写了?’不料却得到他笃定的答复:‘能写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无时无刻不在回望的那个村庄犹如一座富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邢婷是站在文学创作的角度说这番话的,所以,“富矿”的比喻贴切而易懂。正是文学才使得乡情不竭,畅想不衰,成为源远流长、千古流传的文学母题。

厉彦林的散文大都较短,却不会造成微缩的印象,因为有干货,沉甸甸的;虽然平实,却有着乡情的浓烈和诗意的洒脱。

如果“赤脚”的实质在于实和真,在于朴素的美感,在于来自故乡的深情感受,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期待赤脚散文走向文坛,走向世界。

这是乡情的表达,这是站在现代文明高处的艺术家的人生表白。他是独特的,因而也是世界的。“赤脚”的审美超越,让平凡闪光,真的感人,善的正人,美的化人,“赤脚”再也不是一般的符号,而是审美创造,是想象性经验和想象性活动所表现的恒久的、崇高的、梦乡的优美情怀。

但是并不意味着厉彦林只能写短篇散文。其实他的一文一题、专情简议的散文中已经渗透开放的情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恰如他发表在《人民日报》的一篇散文《出类拔萃的秘密》

写竹子从南方来到北方,一时之间水土不服,竟然枯萎了,难道就这样寿终正寝了?行家却说,不必担心,三年后就会有新竹钻出地面,这是因为枝叶枯萎的竹子,它的根却并未枯萎,在土底下悄悄生长,甚至盘根错节;事实果如其然,过了五六个年头,春雨霏霏之后,新的竹芽争相出土,到夏秋季节已然郁郁葱葱长成一片竹林。

这篇散文寄寓了“赤脚散文”翱翔的愿景,隐喻着厉彦林的散文会像竹根一样生长,铺散开来,写成大散文。

《土地,土地……》《人民,人民……》在《北京文学》发表后,《新华文摘》《红旗文摘》和《散文(海外版)》《时代文学》转载,篇幅扩展到上万字,字里行间仍然浸润着对沂蒙故乡土地和乡亲的一往情深。

不妨说,在厉彦林的散文里“土地”和“人民”这两大主题自然而然地伸展开来,毫不生硬,一点也没有造作之感。短散文里早已孕育着的土地和人民的情结,终于找到了喷吐的机会,大有一吐为快的抒情效果。

这两个长篇散文有根,根在人民;有本,本在土地。这是“寻梦”时代的土地,一旦进入长篇的文学散文,就超越了一家一户的土地,步入现代化的广袤原野。

但是,再广再大,到底还是沂蒙精神的体现,根在沂蒙精神,本在沂蒙亲情。厉彦林的大散文没有飘忽感,不作秀,不造作,描画的是脚下的土地,歌吟的是沂蒙的亲人,句句实在,笔笔有情。

他的大散文决不故作高深,决不作呼风唤雨之态,说理从自身说起,说理有现代沂蒙人的胸怀,又有高屋建瓴的境界。

人们喜欢厉彦林一文一题的短篇散文的精致,同样喜欢他的长篇散文的大气。或许,他在将散文写长的尝试中,为我们的文学时代积攒着新鲜的经验。我们期待这样的散文落地生根。

内容简介

本书精选著名乡土文学作家厉彦林的70篇散文作品,配以音频朗诵。将优美的散文学做一个多维的新的呈现。

作者简介

厉彦林,山东莒南人。坚持业余文学创作40年,前期诗歌,后期散文,已出版作品集六部。散文作品曾两次获冰心散文奖,有几十篇被选为中高考试题或模拟试题;自1988年被选入专科语文教材,至今有110余篇(次)入选中小学语文、思想品德教材和各类语文教辅。部分诗歌、散文作品被翻译到国外。业余创作是作者体验思考人生的另一种生存生活方式。作品根植沂蒙大地,着力讴歌亲人和沂蒙人民,朴素自然,以情见长。

[责任编辑:杨凡、冀姣]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出版发行

《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出版发行

《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的出版发行,对于国内外读者学习研究习近平关于扶贫的重要论述和中国脱贫攻坚的伟大实践,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共...[详细]
人民日报 2018-08-16
走近鲜活的马克思

走近鲜活的马克思

正是从现实的个人出发,马克思才引出了支配其理论大厦的社会实践和社会关系,并在此基础上深刻揭示了社会有机体的结构、功能及其运行规律。[详细]
光明日报 2018-08-10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一至三卷正式出版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第一至三卷正式出版

全书共700万字,以整体性的视野阐述马克思主义170余年来形成、发展和在新的实践中不断深化的历史过程。此书是目前为止体系最完整、规模最大...[详细]
人民网 2018-08-02
《黑白交锋》:初中女生的心灵之作

《黑白交锋》:初中女生的心灵之作

朱丹彤推出第二部长篇小说《黑白交锋》:初中女生的心灵之作[详细]
齐鲁网 2018-07-31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分三十个专题,全面、系统、深入阐释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大意义、科学体...[详细]
新华社 2018-06-06
《德意志意识形态》

《德意志意识形态》

《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次比较系统地论述了唯物史观,为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详细]
复旦大学 2018-05-02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提纲》以实践为基础,不仅批判了唯心主义,而且批判了包括费尔巴哈哲学在内的一切旧唯物主义的局限性、不彻底性;着重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详细]
复旦大学 2018-05-02
《资本论》

《资本论》

马克思在这部著作里,以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为指导,通过深刻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规律,这样就使唯物史观得到了...[详细]
复旦大学 2018-05-02
《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公开问世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详细]
复旦大学 2018-05-02
《摆脱贫困》英、法文版电子书上线

《摆脱贫困》英、法文版电子书上线

《摆脱贫困》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个人著作,收录了他1988年至1990年任中共宁德地委书记期间的重要讲话和调研...[详细]
人民日报 2018-04-10
《中国共产党山东历史》第一、二卷出版

《中国共产党山东历史》第一、二卷出版

《中国共产党山东历史》第一卷、第二卷由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历时数载、精心编纂而成。该书忠实记载了山东党组织在党中央领导下,团结带...[详细]
齐鲁网 2018-01-18
《黄河三角洲生态环境史》出版

《黄河三角洲生态环境史》出版

国内首部研究黄河三角洲生态环境史的专著《黄河三角洲生态环境史》日前由齐鲁书社出版发行。[详细]
齐鲁网 2017-11-27
探究互联网国际政治学理论与实践的发轫之作——评余丽教授新著《互联网国际政治学》

探究互联网国际政治学理论与实践的发轫之作——评余丽教授新著《互联网国际政治学》

互联网正在迅速改变着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改变着人类的行为方式和思维习惯,也在改变着国际政治的生态环境。[详细]
光明日报 2017-08-30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